網站首頁 信息公開 工作動態 審查調查 通報曝光 派駐監督 巡視巡察 通知公示 圖片新聞
派基層執法不能當“和事佬”
來源: 發布時間:2019-09-05

  從“扔菜刀被刑拘”到“搶方向盤被判刑”,法律的震懾作用日益彰顯,執法者嚴厲打擊違法犯罪的形象愈加豐滿,但近日,鶴壁市淇縣公安局北陽派出所處置的一起盜竊西瓜的警情和固始縣“村民哄搶井蓋警方不予立案”事件,在網上引發熱議,有網友評論,該事件反映出基層執法工作最大的特點“和稀泥” 

  從淇縣和固始縣民警處理方法來看,網民失望的是不分青紅皂白,為了消除矛盾毫無原則的息事寧人。基層執法部門無條件信奉“穩定壓倒一切”,為了節約辦案辦件時間,習慣性對涉案金額不高、社會影響較小的矛盾糾紛往往是大事化小、小事化了,普遍采取協商方式解決,有時甚至對明顯違法、涉嫌犯罪的行為,為了節約精力,也用調解的手段進行辦理,有時甚至是哪方強硬、哪方得利,如福建省福州市某外籍學生違反交規推搡交警,圍觀群眾義憤填膺,涉事交警躲避退讓,后來該地警方通報稱,已對該外籍學生批評教育,并由學校領回。如此種種,不可避免地在群眾心目中樹立了“和事佬”、“亂作為”形象。 

  基層執法偏軟、偏弱的原因首先是基層執法者,尤其是基層民警存在警力不足的問題。根據國家統計局2017年數據顯示,全國總人口13.95億人,全國公安機關全年受理治安案件數合計1043萬余起,目前全國公安系統總人數大致在170萬左右,萬人警力比大致為12,在中西部地區的廣大農村,萬人警力比甚至更低,工作壓力相當大。以江西南昌青云譜區某派出所為例,日平均接警27起,節假日、寒暑假接警數達三十余起,鬧市區、居民區情況更甚。以官方公布數據來看,淇縣總人口26.9萬人,淇縣編制數據顯示,全縣共214名警察,每萬人8名警察,就算加上同樣多的輔警,除去刑偵、經偵、緝毒、保衛科等,分攤到11個基層派出所,每個派出所正式民警不會超過8人,官方數據顯示,淇縣2012年刑事案件光破獲的有487起,按照公布的破案率69.2%數據來看,全年總的發案量達到703件;再看淇縣總面積567平方公里,下轄9個鄉鎮(辦)和3個居委會,產業以綠色食品、紡織服裝、裝備制造三大勞動力密集型產業為支柱,境內還有云夢山、靈山兩處國家AAAA級景區,2018年旅游接待人次480萬人,對這么一個萬人警力比不超過10的地方來說,基層民警可以說面臨著工作任務繁重、身心壓力巨大兩個局面。 

  其次,是基層警務考核冗雜的原因。在考核的指揮棒下,多數基層執法部門面臨著轄區內發案數必須逐年減少的考核壓力,有些地方公安機關近年來逐漸減少具體指標數量,但改為采用排名的方式對基層單位進行考核,基層單位壓力依然存在。有的基層派出所為了避免出現“立了案、沒破案”情況,不如實立案,有的修改涉案金額,如群眾報警價值3000元的手機失竊,民警登記為800元,這樣就免于立案,而固縣民警對村民哄搶事件作出不予立案決定,就是為了避免影響破案率。 

  最后,基層執法者甘當“和事佬”,深層次原因還是基層干部群眾法治信仰和法治觀念有待提升。一方面,部門鄉村,尤其是村組一級依然存在宗族勢力盤根錯節,影響甚至左右執法的現象。比如某村兩大姓向來有矛盾,張家幾年前占了李家的地,李家種地淹了張家的田,說不清的事,調理起來費時間,就只能依靠村長、鄉賢威信調解。另一方面, 

  基層民警執法需要依靠基層,目前熱門的偷瓜反賠償300元的新聞背后,可能就透露出基層執法對當地人的偏向和外來者的弱勢,這是過去鄉紳勢力的復辟,也是基層治理的舊有秩序。鄉鎮執法偏軟、偏弱,少數群眾唯宗族不唯法,依然有法不責眾、法不責幼、法不責老的僥幸心理,鄉鎮警員一方面要維護法律嚴肅性,一方面又要依靠村級組織提供線索、協調工作,所以基層民警對小偷小摸、甚至是哄搶現象,大多數情況下,是采取協調為主,只要將治安穩住了,就萬事大吉。 

  解決基層執法和稀泥的問題,需要從兩個問題主體入手,一是基層執法隊伍,二是基層自治隊伍,通過依法在前、德化在后、軟硬兼施、相互協調,共同推動基層治理法治化、規范化,推動基層文明建設。一要嚴肅、規范執法工作,對性質惡劣、影響較大的違法犯罪行為嚴厲打擊、嚴肅懲治。同時基層執法隊伍強化自身專業訓練,逐步提升執法公信力;二要支持、壯大基層自治隊伍,加強村級自治,通過選優配強村級黨組織,建立鄉賢制度、“五老”制度,發揮好基層黨員先鋒模范作用,幫助處理簡單、輕微的矛盾糾紛。(廬山市紀委監委 劉謝招 

I8选7开奖结果